全能神醫全部章節 第33章 命懸一線
作者:白熊的小說
    彭長青一把推開了遞過來的雙手,冷冷的說:“不要套近乎,公事公辦是我的職責,你們的主任醫生莫雪,是不是用了假藥或者用藥不當,害得一個孩子差點失去了生命”

    “胡說八道,這是誰說的我們診所從來不曾用過假藥,我行醫救人,都是根據病情合情下藥。”莫雪走了出來,冰冷的看著彭長青,她知道,這個副局就是那個貝貝父親的姐夫。

    “有沒有合情合理用藥,有沒有用假藥,跟我們走一趟,自然會調查清楚。”彭長青見到冷若冰霜的莫雪,有點詫異,這氣場,不像做錯事的人呀。

    “彭局,有沒有什么誤會,我們莫主任是一個好醫生,大家都知道的,再說,你說的那個孩子從我們這里離開的時候,已經沒有事了。”

    “老華,我們是公事公辦,你要是再磨嘰,我們會把你一起抓過去。”彭長青說。

    彭長青給手下的人打了一個眼色,他們就要過去帶莫雪走,陳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走到了大家的面前:“請問根據那一款那一條了衛生局沒有限制人身自由的權利吧。”

    “你是個什么東西,我們有沒有權利是你說的算嗎”彭長青被噎了一下,開口罵起來,然后看著所長問:“華慶生,這家伙也是你診所的嗎”

    華慶生給陳方打眼色,示意他不要說話,然后才回答彭長青的話:“彭局,他不是醫生,他是莫主任的丈夫。”

    “原來是他,聽說今天他還給我小侄女醫治,行醫證明呢有種拿出來看看。”彭長青輕蔑的看了陳方一樣,今天小舅子電話里對這個男人罵不絕口,看起來他確實很討厭。

    “彭局,你說笑了,他又不是醫生,怎么會有行醫證呀,還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計較,而且,您的小侄女今天病急,他出手相助過的。”華慶生陪著笑臉解釋。

    “不是醫生還敢跟人家看病這一條總有明確法律規定了吧,我會把人帶走,然后通知公安把人接過去。”彭長青抓住了話柄,他的部門沒有權利,公安有,而且公安局局長和他還是結拜兄弟,他就不信搞不定這個自以為是的男子。

    莫雪瞪了一眼陳方,嘀咕了一句:“多事,嫌不夠亂。”

    她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父親,要是這個窩囊廢真的被公字局帶走那不是丟臉嗎父親的人面廣,希望可以通過關系,免他遭罪吧。

    就在此時,診所外面看熱鬧的人發出了一陣唏噓,一輛豪車在大門口出現,急促的剎車,接著楊康福和楊海波分開了人群沖了進來。

    彭長青見到自己的岳父大人和小舅子都過來了,可開心了,自己辦事效率這么快,一定要好好邀功:“爸,海波,你們來了呀,我正在處理這件事呢。”

    楊康福沒有回答女婿的話,而是看了自己兒子一眼,楊海波會意,指著陳方說:“爸,就是他了,是他救了貝貝一命。”

    楊康福走上前一步,雙手抱拳,對陳方說:“你好,先生,我家小孫女得病,現在在江城大學附屬醫院,已經是命懸一線,請先生大人不記小人過,救孩子一命。”

    “老局長,是您啊。”華慶生見老局長楊康福對陳方這么客氣,心里急了,這陳方哪里會什么醫術呀,湊巧而已。

    這個時候,陳方才知道老人的身份,他也很禮貌的對老人家搖了搖頭,說:“不好意思,我沒有辦法醫治孩子,而且我也沒有行醫證,您老的女婿正要報警,打算抓我去警局,說的就是我沒有行醫證,卻又給孩子看了病。”

    “你們這些混賬東西,成事不足敗事有余,還不快過來給這位先生賠禮道歉。”楊康福瞪了自己女婿彭長青一眼,又瞪了兒子楊海波一眼。

    彭長青完全蒙圈了,可是也不敢問,急忙走上前一步:“對不起,兄弟,剛剛是一場誤會,我也是公職在身,還望你不要見怪。”

    “你們需要賠禮的人不是我,而是我的妻子莫雪,她是個好醫生。”陳方回答,說起妻子這兩個字,他很別扭。

    楊海波馬上走到莫雪面前,誠懇的對她說:“對不起,莫主任,是我不對,是我錯,我心急之下口不擇言,傷害了您的名譽,請您看在我年老的父親和年幼孩子的份上,不要和我這不懂感恩的人計較,對不起。”

    “莫醫生,對不起,是我太心急,沒有查清楚就過來了,誤會誤會,請你原諒。”彭長青的態度沒有那么真誠,可是很客氣,見岳父大人發話,他不敢不從。

    “好了,都過去了,說清楚了就好。”莫雪并沒有和他們計較,而是大度的原諒了大家,看了陳方一眼,心里有說不出感覺,此時此刻,她感覺到自己的男人真的不同了,而且很有男人味,這是哪里出錯了,為什么她從來沒有發現呢

    “先生,現在愿意去附屬醫院救我家小孫女嗎”楊康福真誠的對陳方說。

    莫雪也希望可以救治那個可愛的小女孩,可是陳方確實不懂醫術,她不得不得如實回答:“楊老,我丈夫真的不是醫生。”

    “是的啊,老局長,您高估了他,他真不會醫術。”華慶生也急了,一個不會醫術的人怎么救人呀,要是急病亂投醫的話,不但害了別人也害了他自己啊。

    “他們說的都是真的,我確實沒有行醫證。”既然現在是頂替王楠的身份,這不得不按他的身份活下去了。

    楊康福那滿懷希望的目光,頓時暗淡了,身體也開始微微的顫抖,彭長青走上前去扶著岳父大人,說:“爸,我們走吧,這個小子就是一個騙子,你求他有什么用。”

    “老人家,我確實沒有行醫證,但是對于一些怪病還是有點心得,您小孫女那情況,正好古書上有記載,您要是相信我,我愿意救治孩子。”陳方沒有理會其他的人說什么,而是沖楊康福真誠的說道。

    “當然相信,當然相信,那辛苦先生了。”楊康福激動的拉住陳方的手,就往診所外面走去,現在小貝貝命懸一線,除了這位先生,已經沒有人可以救她了。
牛气冲天官网 福彩快三 搞笑赚钱对话 黑龙江22选5 时时彩后三双胆技巧 重庆时时彩杀一位 打斗牛的玩真钱的软件吗 007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高频彩保本 双色球7+3复式多少钱 上海快三今天推荐 贵州11选5大小走势图 管家婆六合图库www 老11选5 湖南快乐10分官方网站 双色球合买的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