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醫全部章節 第95章 狂癥失心瘋
作者:白熊的小說
    “當時我也問過爺爺,可是老爺子什么也沒有說。”許少杰回答。

    “林小姐,現在你證實了我沒有說謊吧”陳方淡漠的問,來幫助別人,卻要受別人的質疑和指責:“可以為你把脈了嗎有病沒病,把一下脈就知道了,沒有病更好,有病的話就趕緊醫治便是。”

    “我沒有病,而且非常討厭讓人碰觸。”林文珺雙眉緊皺,聲音聽起來非常冷冰。

    “姐,把一些脈又不會怎么樣,況且,他確實是爺爺請來給你看病的。”許少杰說,老姐這脾氣真不怎么樣,而且好像特別厭惡男人,除了爺爺和自己,其他的男性根本就不能近她的身子,也不知道她為什么那么抵觸男人,所以到現在還是一個人。

    “既然如此,那請給我早一條絲線吧,我可以為你引線診脈。”陳方說,要不是答應了許老,他真想掉頭而去。

    “引線把脈”許少杰大吃一驚,他聽聞過皇宮里的太醫,為皇后妃子把脈就是如此,可是,現實中他卻從未見過。

    “忽悠誰啊。”林文珺不屑的說,前天晚上,他醫好了埃里克先生是沒有錯,可是哪里有什么引線診脈的,又不是戲里面。

    不過,許少杰還是讓秘書找來了絲線,陳方接過絲線,遞給了許少杰,讓他綁在林文珺的脈搏上,然后坐在了她的對面,把絲線扯平之后,指頭俯在了絲線上面。

    引線診脈是陳方微信群里師父小魔女傳承給他的,作為鬼醫門的傳人,他一點也不擔心會出錯,可是兩分鐘過后,他有些納悶起來,林文珺確實如同她自己所說,除了有些體虛,根本什么病都沒有。

    “林小姐,你沒有病,有點兒體虛,注意不要過度勞累就是。”陳方說。

    “我說過,我什么病都沒有。”林文珺得意的看著陳方和許少杰說道。

    許少杰也同樣很納悶,爺爺那天說的那么認真,不可能是在開玩笑的呀。

    “好了,辛苦王先生老遠過來為我把脈,既然我沒有任何病,請回吧。”林文珺笑了笑,補充了一句:“對了,支票你收著。”

    “謝謝,不用客氣。”陳方冷冷的道謝,然后起身朝門口走去。

    林文珺也沒有多說什么,對許少杰說:“少杰,我們現在就過去吧。”

    “好的。”許少杰應了一聲。

    “林總,林總”女秘書匆忙跑了進來,一頭撞在陳方身上:“對不起,對不起。”

    見秘書如此慌亂,林文珺呵斥了女秘書一句:“干什么好好說。”

    “林總,不好了,她瘋了,黃姐也瘋了。”秘書急忙回答。

    “什么走,馬上過去看看。”林文珺臉色大變。

    陳方聽到他們幾句對白,心里暗想:“公司的招人,任職的時候都會有體檢,精神有病的人,斷然不可能被錄取的。”

    陳方也跟了過去,好像剛剛秘書還說也瘋了,那說明起碼有兩個以上的人瘋了。

    辦公樓另一側是員工辦公室,屬于大型的空間,里面有二三十個普通員工,此時一個年輕女子在里面不停的跑動,嘴里大聲叫喊,一直在追趕著人,不是摸這個,就在抓那個的,嘴里喊著什么也聽不清楚。

    同事們猶如驚弓之鳥,現在是上班時間,唯有紛紛避讓,唯恐被女子抓住傷了自己。

    這一幕,讓林文珺雙眉緊鎖,才多久的時間啊,這已經是第二個了,莫不是瘋病也會傳播許少杰思考了一下,問:“姐,上一次那個病人癥狀是怎么樣的”

    “一模一樣。”林文珺說。

    “嗯,姐你別急,我幫她看看再說。”許少杰安慰了林文珺一句,然后叫了幾個體格比較強壯的男員工,把發瘋的女子控制住了。

    女子姓黃,被控制之后,她瞪著充血的雙眼,清晰的吼叫了一句:“放開我,不然你們都會一個個死去。”

    許少杰打開了隨身帶來的醫療箱,迅速蹲了下去,為這個叫黃姐的女子把脈,很快他站了起來,吩咐幾個男員工把女子捆綁了,然后才對大家說:“大家不要害怕,這位黃姐是工作壓力大,心里素質不好,才導致了失心瘋,沒什么大事的。”

    “我弟弟是保康堂許老神醫的孫子,醫術超群,有他在黃姐不會有事的,大家別驚慌。”林文珺安撫著員工們,這公司開張也就十天不到,現在在工作期間連瘋掉兩個人,難免會導致人心惶惶,這還怎么開展工作啊。

    “少杰,有把握吧”林文珺輕聲問許少杰。

    “放心好了,姐,這點小問題對我來說,還能有什么問題她這是狂癥,精神疾病的一種,病人狂躁妄動,胡言亂語,少寐多夢,語無倫次,嚴重的時候會棄衣而走,多屬陽證,多由暴怒氣郁化火,煎津為痰,痰火擾亂心神所致,初發者的話,有我在,很快就可以醫好。”許少杰看了林文珺一眼,篤定的說。

    林文珺聽到弟弟的話后,這才松了一口氣,其他員工的面色同樣放松了。

    其實也不怪他們害怕,兩天前,一個男員工也是這樣發瘋的,今天瘋了一個,他們都害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發瘋的人,感覺到非常邪門,覺得是有不干凈的東西進入了這個空間一樣,現在醫生把情況診斷清楚了,他們也就安心了。

    許少杰寫了醫方,隨后遞給了秘書,吩咐道:“你去我保康堂拿藥。”

    秘書點頭,接過紙條轉身就往辦公室門口跑。

    “病人的病情復雜,現在不應該給她用藥。”陳方說,這個叫黃姐的人確實是得了狂癥失心瘋,可是還不只單單是狂癥失心瘋,陳方感覺還有其他的問題。

    可是,他也沒有從病人身上看出什么煞氣,那就只能說還有其他問題了。

    “王楠,你醫術好,可是我同樣也是醫者。”許少杰不由得冒火,“好像天底下就你一個醫生,而其他的人都不在你的眼中一樣。”

    “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應該謹慎一些,狂癥也分很多種。”陳方說。

    “你看不到我把脈了嗎病人是痰火擾亂心神所致。”許少杰說。

    陳方沒有回答,許少杰說是事實,病人的病要是堅持服藥,應該會慢慢治愈吧。
牛气冲天官网 风采好运彩3 河南快三 南昌麻将什么胡最大 云南时时彩 星彩票网站 fifa18 sbc能赚钱吗 广东好彩1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大乐透复式汇总 新11选5 陕西快乐10分app 500彩票极速快3 南昌麻将晒月亮秘诀 如何查看彩票中奖结果 ios 赚钱脚本 江苏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