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醫全部章節 第164章 神醫出錯
作者:白熊的小說
    陳湘從小就照顧周可馨,周可馨體弱,她在耳濡目染之下,也學了不少有關醫學上的知識,配合起來倒也不難。

    于是馬先生便拿起那些藥材,分門別類進行處理,有些用火燒成灰備用,有些搗碎成粉末,銀針則都在火上烤了一遍進行消毒。

    等馬先生把藥材都處理好之后,周可馨已經從里屋走了出來,為了方便針灸,她換了一身很簡單的無袖衣衫,十分輕薄。周可馨雖然常年臥病,身上多少帶點不符年齡的瘦弱,但勝在皮膚白皙如雪,看上去十分動人,我見猶憐。

    一旁的石破天很是隱晦地吞了吞口水。

    周可馨在陳湘的攙扶下,躺在了一張臨時安置的小床上。陳湘按照馬先生的指令,開始一步一步地在周可馨身上進行針灸和藥敷。

    周可馨閉著眼睛,一時間只覺得周身暖洋洋的,之前的寒冷仿佛在漸漸地被驅散,整個人愜意得很。

    “可馨,你現在感覺如何還好嗎”周承旭在一旁看著,仍有些不放心,出聲問道。

    “我現在還好,這方法果然有用。”周可馨睜開眼睛,對著周承旭微微笑了笑。

    “周先生不用擔心,我的方法絕對不會有錯,周小姐的病痊愈只是時間問題。”馬先生笑著安慰道。

    “我果然沒看走眼,馬先生不愧是神醫”石破天越發得意起來。

    只有站在一邊的王嘉豪神色不太好看,他已經能看到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了,自己跟周家人的合作,現在看來可能性微乎其微。

    約莫四十多分鐘過去后,陳湘開始在馬先生的指示下,將周可馨身上的銀針和藥物除下。這時候,周可馨的臉色看上去改善了不少,蒼白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健康的紅潤,連身上的皮膚都透出了幾分可喜的粉紅。

    “馬先生果真是名不虛傳”周承旭看在眼里,心下的欣喜溢于言表,他立刻走到了周可馨身邊,問道:“可馨,你現在覺得如何有沒有好一些”

    “我好多了,身上很暖和呢。”周可馨對著周承旭溫和地一笑,輕聲回答道。

    “等等,可馨身上這些紅色的斑點是怎么回事”周承旭突然注意到,周可馨皮膚上針灸過的地方還有紅色的斑點,便疑惑地問道。

    “周先生不用太過擔心,周小姐的治療剛剛結束,還有些藥力殘存也是正常現象,很快就會消失。”馬先生回答道。

    幾人于是又耐心地等了一會,但奇怪的是,馬先生的話這次沒有應驗,周可馨身上的那些淡紅色斑點不但沒有褪去的跡象,反而越來越深了

    “這又是怎么回事馬先生,能解釋一下嗎”周承旭開始不淡定了,轉頭看向馬先生,希望他給個說法。

    馬先生也很是不解,他鎖眉思考了片刻,有些遲疑地說道:“大概藥力還沒散去吧,先等會,看看情況。”

    于是幾人又等了將近二十分鐘,但奇怪的是,周可馨身上的淡紅色斑點不但沒有半點淡去的意思,上面的顏色反而在加深。

    不僅如此,周可馨背部露出的皮膚也開始發紅,有些地方已經開始冒出了細小的疹子。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饒是周承旭也不那么淡定了,他轉過身來,大聲質問起馬先生。

    周可馨也開始有了隱隱的不安,她雖然表面上什么也沒說,但紅斑在自己身上,她不知道這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

    何況這些紅斑,似乎還在漸漸朝更嚴重的方向發展。

    馬先生這時候也坐不住了,他站起身來,來回走動著,突然想起了什么事似的,瞪大了眼睛,說道:“難道說剛才的那個年輕人說得對周小姐真的屬于特殊情況”

    “什么特殊情況我不管,我只問你現在要怎么解決”

    周承旭已經完全怒了,他指著馬先生,聲音不自覺提高了不少。

    “這樣的情況,我也是頭一回見啊我沒有相關經驗,沒處理過這樣的問題。”馬先生額頭開始冒出冷汗。

    “馬先生,我可就這一個妹妹,她要是出事了,你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后果嗎”周承旭冷冷地說道。

    石破天這時候也不由得驚慌了起來,這個馬神醫畢竟是他帶過來的人,如果周可馨真的被馬先生治出了個三長兩短的,他這次合作機會失去了反而是其次,恐怕從此之后,生意場上周家免不了給他下絆子。

    “周總,您先別著急,我看還有個辦法,”王嘉豪突然說道:“剛才我那個朋友不是就料到了這個情況嗎既然他可以預判到這個情況的發生,那說不定也能有應對的措施呢”

    “你說得有道理,”周承旭深吸一口氣,點點頭,又回頭對趙川說道:“你快去,把那個人找到,給我帶到這里來”

    再說陳方,他在酒店門口把一干打手都打趴了之后,就沒再多作停頓,立刻回到了醫館那邊。

    陳方剛走到醫館門口,就看到自家店門口已經等了兩個人,其中一個人不出陳方意料,正是薛鈺,另一個人卻是陳方從未見過的。

    這人看上去已過不惑之年,腰背筆直,看上去像是軍旅生活過慣了,整個人都透出一股肅殺的氣質,即使只穿了一身普通的汗衫也難以掩藏。

    “王楠你怎么才來又有客人了吧我們都等半天了。”薛鈺大老遠就看到了陳方,笑瞇瞇地打招呼道。

    “薛鈺,你說的那個醫術了得的人,就是他嗎”那個男子很有些疑惑地看了陳方一眼,語氣中有一絲遲疑。

    “大哥,你可不要以貌取人啊,雖然我這位朋友年輕,但他的醫術那是真的好”薛鈺笑著說道。

    “讓你們等了這么久,真是抱歉了。”陳方打開門,在這間隙里回頭說道。他把薛鈺兩人帶進屋,還沒來得及落座,就聽到門口傳來一陣焦急的呼喊。

    “這位大夫,快看看我孩子這是怎么了”

    看樣子,來人是一對父女,父親看上去約莫三十余歲,而小姑娘則年紀不大,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面容清秀,只是此刻這小姑娘臉色發灰,嘴唇蒼白,額頭上還有不少冷汗,看上去十分難受。
牛气冲天官网 陕西快乐10分钟 即时比分直播 北京赛车pk十开奖记录 彩吧vip靠谱么 麻将游戏赚钱 上海快三走势图上海快3基本走势 上海天天彩选4历史开奖号码查询今天 投资丰巢快递能赚钱不 足彩胜负彩开奖明细 火纹觉醒怎么赚钱 棒球比分网址 雁荡山棋牌游戏币 高频彩网大全 自动售卖机售货赚钱吗 重庆麻将规则顺口溜 篮球比分直播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