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神醫》 正文 第229章 嘆了口氣
作者:白熊的小說
    “小心啊!”莫雪嚇得驚呼一聲,一下捂住了嘴,旁邊也有膽小的女人嚇得驚聲尖叫,急忙跑出了店里,莫雪此刻也后悔不已,早知道會把張方置于如此危險的境地,她就不該逞能多管閑事兒了。

    眼看著兩把尖利的匕首就要扎到張方的身上了,張方卻絲毫沒有躲閃和慌張,說時遲,那時快,雙手一伸,在眾人完全沒有看清楚的狀況下,迅疾的就抓住了兩人的手腕兒,兩把匕首不知何時也到了張方的手里,在那兩個人也完全沒有反應過來是什么情況之時,張方用匕首輕輕的往他倆的頭上點了一點,這倆人就像中了魔咒一樣,噗通一聲癱倒在地上,昏迷過去了。

    張方拿著刀子,信步走到正蹲在地上慘叫的黃毛面前,和藹可親的問道:“小兄弟,這個錢包是你的還是別人的呀?”

    “不……不是我的,是,是她的……”黃毛嚇的滿臉冷汗,搖頭如搗蒜,這一次輪到他臉色發白,話都說不利索。

    “我還有一個問題,遇到你們這樣的人渣去偷別人的錢包,有人見義勇為的抓小偷,這樣做有錯嗎?”張方手里不停的轉著一把匕首,神情自若地問道。

    “沒,沒錯啊……”黃毛急忙點點頭,哀求道,“大哥,大哥,我錯了,是我的錯,你快幫我叫一個救護車吧,我快死了。”

    張方好像沒聽到,繼續說著自己的,“既然見義勇為是沒錯的,你們為什么要把人家捅死呢?人家被母親撫養長大,好不容易大學畢業,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剛剛熬出頭來,遇到了你們這樣的人渣,做了一件好事,就被你們給捅死了。”

    “大哥,大……你在說什么啊?”黃毛驚慌的往后退,可能是感覺到了張方眼里滿滿的殺意,“我沒有,我沒有捅死過誰呀?”

    “噗”的一聲,是匕首穿透肌膚的聲音,張方手起刀落,一下扎到了黃毛的腿上,緊接著,就是黃毛殺豬一般的慘叫。

    周圍旁觀的眾人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厲害的小伙子居然這么狠,感覺有點兒不可思議。

    但如果他們知道,當初的張方是怎么死的,也許就能理解了。

    莫雪也被嚇呆了,昨天對付矮冬瓜他們,張方都沒有這么狠,有點兒不明白,張方今天為什么會這樣失控,急忙過去拉了張方一把,“我們快走吧。”

    張方安撫的拍了拍莫雪的手,柔聲說道:“等一會兒。”

    隨后,張方把錢包還給了那位卷發女子,掏出手機,給高金鶴打了個電話。

    很快高隊就帶了幾個人來到手機店,見了張方以后,客氣的對他點點頭,就把慘叫的黃毛和昏迷的兩個同伙,押走了。

    高隊他們剛走出店里,不知是誰起了一個頭,大家立刻呼應著,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所有人都把贊賞的目光投向了莫雪和張方。

    經歷了剛才驚心動魄的這一幕,莫雪再也沒有之前責怪其他人為何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了,心里的結,在掌聲中,瞬間便釋懷了。

    張方牽著莫雪的手,微笑著走出了手機店,打了一輛車,往孤兒院的方向開走了。

    “雪姐,我今天必須鄭重的告訴你,見義勇為一定要建立在自己有能力制服歹徒的基礎上,若不具備,作為一個良好的公民,在不為人注意的地方打電話報警是最好的選擇,免得遭到歹徒的報復。”一上車,張方便語重心長地告誡莫雪。

    對張方來說,過去付出的代價實在是太慘痛了,他可不想讓善良的莫雪也經歷這樣的痛苦,什么事都要量力而行啊。

    莫雪乖乖的點點頭。

    “你們到了。”司機提醒道。

    張方付了車費,拉著莫雪下了車,兩個人抬頭一看,頓時呆在了原地。

    嚴格說起來,這里算不上是一個完整的地址,只是一片工地,一片巨大的工地,中間一個大坑,坑里是密密麻麻的鋼筋,顯然,這個工程正處在打地基的最初階段。

    遠處傳來的是挖掘機的轟鳴聲,零星可見幾個建筑工人。

    莫雪和張方對視了一眼,莫雪疑惑的自言自語道:“難道是我爸把地址寫錯了嗎?”

    這里絲毫沒有孤兒院的痕跡,難道是被拆遷重建了嗎?

    這時,有兩個戴著安全帽的建筑工人正好經過,莫雪趕快招呼了一聲:“兩位大哥,麻煩問一下,這里過去是一所福利院嗎?”

    沒想到在這樣的荒郊野外,還能看到莫雪這樣靚麗的美女,兩個建筑工人不由眼前一亮,這樣的亮光,張方見的太多了,幾乎每個男人看到了莫雪以后都會眼睛發亮,不同的只是亮度的大小,和猥瑣的程度有所區別而已。

    “是的,是的,”兩個工人搶著回答,“這里以前是有一個福利院,但是已經拆了好幾年了,從今年開始,重新修建。”

    “都拆了好幾年了嗎?”張方疑惑的走過去問道。

    “是的,這一片所有的住宅、學校、單位什么的都拆遷了,陸陸續續的弄了好幾年。”一個工人肯定的答復。

    “那你們知道,這個福利院拆遷以后,搬到哪里去了嗎?”張方不甘心的繼續問道。

    “我們哪里知道,”兩個人搖搖頭,“我們也是今年才過來在這個工地上做事兒的,以前的事情都不清楚。”

    “好的,多謝了。”莫雪禮貌的對他們點點頭,兩個工人笑著,戀戀不舍的走開了。

    “要不,我們可以去市政府查查,也許這所福利院并沒有改名字,能夠查到它的新地址。”莫雪想了一會兒,提議道。

    理論上來說,一所福利院的確不會無緣無故的消失的。

    可是張方卻搖搖頭,拒絕了莫雪的建議,“已經搬遷了的福利院,再保留以前那些資料檔案的可能性就不大了,搬遷過程很麻煩,肯定是能扔的就全都扔了,我的資料都是幾十年前的了,肯定沒有了。”

    張方看著這片施工的工地,想象著過去福利院的樣子,不由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牛气冲天官网 竞彩比分投注 黑龙江二十选八的开奖结果 pk10个人投注心得分享 吉林十一选五 芬超赛程规则 梦幻多开钓鱼赚钱吗 黑龙江时时彩 女人要会赚钱不要指望男人养 胜负彩技巧 北京赛车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查询 腾讯分分奖app 彩票app排名 11选5规律计算公式 如何靠钓鱼卖鱼赚钱 麻将牌九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