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七章 救人
作者:避寒潮生的小說
    寧清秋知道這一切到底是為什么,小丑的銷聲匿跡就是說明了很多的東西,關鍵是一個人的感覺不會騙人,而寧清秋本就是直覺非常強烈出眾的人,而且過往中這樣的感覺從未騙過她,她一直是相信自己,所以就是不想要繼續的說什么其他的,只是一味的朝著魘魔追出去,最害怕的就是被魘魔抓住普通人吃掉,要知道鳳凰古鎮這個時候可以說是人滿為患,而且本就是全部擁擠在外面的空間,密集極了,若是魘魔想要吃人,直接跑到鎮上張開嘴巴那就是可以吞吃無數,大快朵頤那樣的場景簡直是地獄。

    若是真的被它得逞,那么補充血食后的魘魔到底是多么的強大那就是不說了,最可怕的是有多少人沒有被之前的地震給弄出傷亡,反倒是死在怪物的嘴里,而且這么多人看到,不說是消息到時候怎么隱瞞不去泄露,關鍵的是連鎖恐慌將會引發無比恐怖的后果,那樣的場景光是想想都是覺得很可怕的。

    寧清秋都是不敢繼續深想下去,但是對方顯然不會那么輕易的就是放過她,一切都是沒有那么簡單和輕易的。魘魔的目的性其實是很明確的,就是沖著普通人去的。

    鳳凰古鎮的人這個時候剛剛平息恐慌,要知道地震這樣的大自然的災害發生的時候,往往就是讓人知道人力到底是多么的渺小的存在,就算是平日里面有著怎么樣的家世背景性格容貌和人生歷程,在這樣的災害面前都是一視同仁的,真正的做到了某個程度上的眾生平等,但是這樣的危險誰都是不愿意去經歷的,那只會讓自己就是陷入無人可救的地步,可是就是在這個時候,靠近鳳凰山那邊突然傳來驚叫聲,說實話,這個時候不少的人都是在心里面破口大罵,到底是誰這個時候還不消停,不知道這個時候人心惶惶很容易被煽動么,這要是真的有什么變故的話,對方能夠保證一切安然么。

    這個時候大家都是有點同仇敵愾,同時心里面也懸吊吊的提起來,就是想要直接的去到那邊看個究竟。

    這一次還真的是錯怪了慘叫的人呢,要知道他們這個時候也是害怕到了不行,才是從地震的恐慌脫離出來,就是遇到了魘魔這樣的怪物,魘魔一路風馳電掣就是跑到了山腳下,眼睛幾乎是都是要發出綠光來了,自然是看著什么都是想吃,而且一點兒不挑,這些人雖然遠遠比不上靈修苗子看起來那么可口,吃了也算不上大補,只是勉強飽腹的程度,但是說實在的,這個時候也不是挑三揀四的時候,只要是能夠吃飽,那就是足夠了,然后自己就是可以掉頭去對付那幾個小靈修,魘魔王的血脈的尊貴豈是他們可以想象的,若是不好好的教訓他們一下,還以為真的就是把自己牢牢地控制住了,這絕對是錯覺。

    好在,在它剛剛啃掉一個人半邊身體的時候,寧清秋隨后趕到,比起她還要先到的就是那在半空中幾乎是螺旋轉動飛舞的戰斧,看起來幾乎是要讓人懷疑那是不是會摩擦空氣生熱。

    寧清秋趕到的時候,那個人已經是血肉模糊,看著都是奄奄一息啊,也不知道能不能拯救回來。

    “該死的孽畜,你找死“清脆悅耳的聲音就是讓在場的人們瞬間安靜了一會兒,說實話魘魔的出現還是太挑戰人的三觀了,就是讓人不知道到底是該怎么辦才是可以處理,畢竟地震這樣的災害雖然是說無可抵抗,但是他們到底是對這個是了解的,也知道怎么跑到安全的地方去,而且剛才可以說是有驚無險。但是現在魘魔卻是出場就是制造了傷亡,這就是顯得很恐怖了。

    戰斧幾乎是以泰山壓頂的姿態就是徹底的砸在了魘魔的頭頂,對方慘烈的吼叫,根本就是不想要放過他們,嗜血的眼神幾乎是瘋狂般的就是轉過來看向他們,不過寧清秋他們自然是不會畏懼的,魘魔連嘴里面的食物就是沒有辦法咽下去,直接就是咆哮著沖向了他們,這還是戰斗以來第一次受傷,所以就是激發了魘魔的兇性,主要是這還是第一次吃到真正的新鮮的人類血食,所以就是忍不住的沉迷,所以就是不管不顧的朝著來時的路沖回去。

    寧清秋的心弦重重的一松,太好了,魘魔果然是按照他們的預想先對付他們來了,如果對方真的足夠冷靜聰明,那就是不會在意他們,反倒是繼續吞吃血食,這樣的話,此消彼長,那么最后失敗的就是他們,就算是最后勝利了,那也只是慘勝,畢竟人死不能復生,他們不能靠著一對一的就是怪物和人類抵平的想法這樣去處理問題,說實在的,就算是她的覺悟不夠高吧,她還是覺得人類的性命比起魘魔更加的珍貴。

    不得不說,眼前的場景若不是太血腥而且玄奇,他們也還會以為這只是在拍攝什么影視作品而不是真正的發生在所有的人眼前的事實,顧微涼從半空中接到了自己被打飛的戰斧,而且直接飛身接住那個倒霉的被啃掉小半個身軀的家伙,就是托著他的肩膀把人放在空地之上,周圍的人們就像是摩西分海的潮水一般朝著兩邊蔓延開來,說實話,實在是太慘了看著都是讓人渾身發寒。

    這樣的待遇要是落在自己的身上,估計也是活不了了。

    寧清秋和納蘭徽就是故意的帶著魘魔繼續朝著山那邊的方向走過去,遠離人群,但是魘魔好像是從最開始的憤怒中醒過神來,就是又要故技重施的跑路,但是已經是犯過一次的錯誤怎么能夠容許再次出現所以他們穩扎穩打,就算是兩個人的圍困顯得艱難,也是半點喘息的機會都是不留給魘魔。

    他們已經是被激發了殺意。

    對他們的同類如此的任意吞噬,簡直是踩到了底線,知道是一回事兒,親眼所見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牛气冲天官网 北京赛车pk10 十三水吧 竟彩 长沙省福彩中心在哪里 澳洲幸运8开奖网 190aa踢球者即时指数 六合彩图库 安徽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网易五分彩走势图 陕西11选5 未来0元赚钱项目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天津麻将玩法规则 福彩中间值振幅走势图 亿客隆彩票手机客户端下载 摩拜单车怎么找车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