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九百六十八章 救援趕到
作者:避寒潮生的小說
    打出真火的三人一魔就是徹底的亂作一團,所有的人都是躲得遠遠地,幾乎都是要擠成一團了實在是讓人都是不知道到底是該怎么辦,所以說,神仙打架凡人遭殃,這還真的是至理名言,都不是對方故意的,只是因為擋路了所以才是導致這一切,說實話人家的心里面根本就是沒有這個顧忌,就把他們這些普通人當做是路邊的塵埃一樣的,這就是會導致一切都是變了模樣的。

    寧清秋融會貫通所有自己學過的沒有學過的技能,就是毫無顧忌的就像是炮臺似的朝著對方宣泄過去,就像是汪洋大海一般,幾乎是要魘魔就是徹底的被淹沒,她發誓,要把自己看到普通人被吞吃的怒火就是徹底的發泄出來。

    魘魔很快就是變得傷痕累累,它的扭曲的小眼睛里面閃過的就是極度的慌張,這個時候就算是冷靜下來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因為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該怎么做才是可以讓這一切都是平穩的度過。

    剛才自己被引發了之后就是沒有辦法冷靜應對,這風水輪流轉,很快的就是把之前的一些遭遇反過來遭受了,說實在的,這真的很讓人痛苦,魘魔覺得自己的臉被打得啪啪啪的生疼,說實話,以前不是說這些靈修雖然可惡但是剛剛修煉的還沒有那么可怕么,最是好對付,但是現在看起來怎么倒霉的卻是自己?

    魘魔要是淚腺發達,估計這個時候就是放聲大喊的哭泣出來了,反正也不覺得丟臉的。

    顧微涼這個時候都是沒有辦法照顧那個重傷的人,為了避免更多的受到這樣的傷害的人出現,他要做的就是好好地對付魘魔,和自己的戰友配合。

    他們是一個小隊,趁他病,要他命,魘魔這個時候落入下風,他們要是不抓住這個機會,怎們能夠取得勝利?他們小隊既然接下來這個任務那就是絕對不會放走這樣的勝利的契機的。

    皇甫烈再滿意沒有了,因為發現這個時候顧微涼和納蘭徽的戰斗風格也開始成型,雖然只是剛剛開始的一個雛形,但是這顯然是非常的難得的,就算是到了第二境的修士,都是沒有辦法這么輕松的形成自己的戰斗風格,該說他們真的是得天獨厚么,就算是戰斗風格都是可以這么天才,要知道這可是不能夠定論的,就算是修煉天資極佳也不一定就是可以在戰斗中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因為那意味著就是可以在同樣的境界就是表現出更大的戰斗力,而且這還和靈魄境有著偌大的關系,不過這就是個秘密了,不是人人都是可以知道這一切的。

    就是只有少數的頂尖的高手和足夠強大的勢力里面的少部分的人才是了解這里面的真相。皇甫烈自然是想要摸索出最佳的激發渠道,或者說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野望,所有的稍微有點遠見的人都是知道若是這件事做成了的話將會帶來多大的收益,只是迄今為止所有的人的努力都是沒有取得最終的成效罷了,說實話,這件事到底是要怎么做還真的不是那么輕易的事情。

    但是現在,卻讓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不知道怎么才是可以好好地完成這一切,但是眼前的場景已經是證明了目前這樣的小隊任務竟然是卓有成效的,不管理論上這個到底是多么的不可思議和難以達成,但是靈修就是講究實際的生物,他們只看會取得的成果,所以事實就是可以說明一切。

    就是這么的簡單。

    這個方法需要繼續堅持而且大力推廣,要是真的再出現幾次這樣的情況,那么一切就是可以肯定下來了。

    高等靈氣修煉學院從此以后就是會躍居所有的靈修勢力的第一位,這個不看絕對實力,而是因為他們的未來,那就是真正的不可估量,懷著這樣的期待就是希望可以真正的取得他所企及的一切輝煌。

    葉凜和楊璇璣都是可以感受到他的體內爆發的那股蓬勃的希望的力量,說實話,他們都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說實話,看著都是很眼熱,第一就是想要把納蘭徽他們三個人全部打包都是帶走回到昆侖去,要是日后有了他們幾個這樣的弟子的話,大概昆侖就是真正的后繼有人,什么青黃不接的顧慮都是沒有的,葉凜日后也是可以高枕無憂的,就算是昆侖掌教知道了大概也只是說他們做得好根本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去阻止他們的決定的,可惜的是,一直是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的事情,皇甫烈還活著呢,誰敢把他當做是個死人似的搶他的學生?

    這個時候,已經是陸陸續續的有救援隊和軍隊就是進入了鳳凰古鎮,這個信息時代,消息傳遞的速度那簡直是難以想象的,要知道這里發生了地震,不管傷亡如何,救援肯定是第一時間到達的,所有的人都是在等待中。

    鳳凰古鎮幾乎是兩極分化,靠近山的那邊都是知道有個吃人的怪物,而且還有著看起來就不像是普通人的人類再和他們交手,一切都是顯得那么的不可思議,他們是無比的恐慌的,不想要知道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兒,他們只是想要離開罷了,但是隔得遠一點的就是沒有辦法收到相應的信息,他們只是著急聯系外界,想著趕快的離開這里,因為不知道后面到底是還有沒有其他的狀況發生,他們是來這里旅游的,可不想好好地開心的事兒就是變得慘淡收場,所以這會兒焦急不安的人有,佛系等待的也有,甚至是脾氣暴躁的在這里破口大罵的情況也是有的,只是這樣的人到底是少數,很多人就是在其他人譴責的眼神下面就是退怯了,畢竟眾怒難犯,在這里的人心情都不算是很好,要是有人在這里煽動情緒的話,那就是沒什么辦法了。可能引發群體性暴亂的,到時候誰都是討不了好,誰來都是一樣的。
牛气冲天官网 在重庆开什么小店赚钱吗 悟空智能赚钱提现不到账 快乐12开奖结果查询快 3d试机号 彩名堂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江西时时彩软件手机版下载 王者荣耀电竞比分 海南奖开奖结果查询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昨天 棋牌游戏下载最低提现10 重庆时时彩走势图 广东快乐10分计划网 足球混合过关 陕西快乐十分 玩传奇装备回收赚钱 真假 卖微信粉丝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