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千九百七十章 邪修出沒
作者:避寒潮生的小說
    但是努力了一下,卻發現自己提劍的力氣都是沒有了,這就是讓人很難受了,她還從未有過這么虛弱的時候,就算是當時從沉睡中清醒過來頭腦一片空白的時候也比起這個時候精神許多,不得不說,還真的是難得的體驗,但是這樣的感慨在這個時候顯然是不應該的。

    顧微涼和納蘭徽更是就差軟成一灘沒骨頭了,他們的臉色青白,作為首當其沖的對象,正面接下了八成威力的女妖嚎叫,剩下的所有的人平攤了那兩分的壓力,他們受到的傷害可想而知,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程度,但是說實在的,誰都是沒想過要演變成這個樣子,本來以為就是穩操勝券的,結果就是在這里折戩沉沙,格外的就是讓人泄氣。

    她走過去,慢慢的就是開始攙扶倒下去的兩個人,就在這個時候就是感覺到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了自己,回頭一看,不知道什么時候,穿著錦衣長袍的青年就是這么眉目擔憂的看著她,雖然淺淡,但是那樣的情緒確實是存在的,她不自在的微微側眸,就是不動聲色的把手里面的人就是遞給葉凜。

    顧微涼和納蘭徽這個時候自然愿意葉凜扶著他們,雖然寧清秋幫忙讓人有點泄氣的時候還有點感動和珍惜,但是如果是葉凜出現的話,為了阻止他們兩個人的親近,那么顧微涼和納蘭徽問都是不用問,想也是不用想就是要待在他的身邊,就是成為真正的絕對的礙眼的電燈泡,這就是他們的榮幸

    葉凜不知道他們的心里面的彎彎道道,雖然奇怪寧清秋看似孱弱,而且天生靈魂也算不上多么的強大,但是在這樣的音波靈魂攻擊里面,竟然是三個人里面保存戰斗力最完整的一個人,實在是讓人覺得很稀奇。

    不過她沒事兒就好,其他的原因這些什么的都是次要的。

    甚至是不重要的,只要是結果就是他們想要的那樣就是可以了。

    楊璇璣緊隨其后,先是匆忙的給那個幾乎是要徹底的斷氣的倒霉鬼為了救命的藥,是的,那個被咬掉小半個身體的家伙生命力真的是非常的頑強,是個二十來歲的年輕的男孩子,生命力竟然是格外的堅韌頑強,到了這個時候竟然是還活著,這樣的毅力,就是讓人不得不出手,而且楊璇璣還隨手一探發現對方竟然是靈修苗子,雖然說不上多么的驚艷絕倫,但是也絕對是非常的優秀,就算是放在高等靈氣修煉學院的高標準里面,這個家伙也是可以入學的程度。

    只是

    看運氣吧,只有等下一屆了,資源是有限的,要培養優秀的靈修就是得不計代價的付出資源,而皇甫烈雖然大方有錢,但是又不是善財童子,到底是還是需要控制的,所以

    楊璇璣沒有多余的心思在招收學生上面,現在的學生顯然是更重要的,擔心的問道“你們沒事兒吧”

    寧清秋搖搖頭,就是問道“魘魔”

    “校長帶著我們來的,第一時間就是追過去額,絕對不能放過這個魘魔,竟然是還掌握靈魂精神沖擊技能,若是給它時間成長起來那就是我們的心腹大患,你們這一次算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勞。”

    楊璇璣很是贊賞,擔憂過去之后就是覺得他們的表現真的是非常的可圈可點。

    若非是他們步步緊逼,魘魔也不會真的就是把自己的底牌翻出來,要知道女妖嚎叫這樣的技能,就算是能夠用出來,魘魔本身也不會毫發無損,可以說是消耗了極大的精氣,他們的戰斗絕對不是毫無價值和意義的,而且也是因為他們逼出這個技能,所以才是讓他們都是有所防備,日后才不會因為這樣的突發的變故導致一些不可挽回的事情發生。

    寧清秋瞬間就是知道了他們必然是跟著他們一路而來,沒想到校長竟然是這么護犢子的存在要不是這位帶頭,以楊璇璣的性格大概只會溫柔照應,不會等到這個時候才出現,而葉凜這樣的直來直往的人,做不來藏在暗處觀察的事兒,大概就是會直接要求同行,反正絕對不是目前這樣的狀態就是了。

    不過也沒有戳破,校長這個人的性格雖然沒有說全部清楚,但是這位大高手大人物的性格在寧清秋這里就是可以兩個字概括傲嬌。

    雖然看起來形容詞和本人非常的不搭,但是做出來的事兒卻是一致的,實在是讓人怎么都是沒有想到如此南轅北轍的事情到底是如何融洽的匯聚在一起大概是世界未解之謎吧。

    寧清秋只是微微笑道“校長果然是深謀遠慮,考慮到所有的人未觀察到的細節就是可以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于將傾,實在是讓人敬佩,我們后輩學生,真的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但心向往之”

    皇甫烈剛剛趕回來就是聽到這樣的高度的贊美,說實話,雖然這活了這么久聽到的毀譽參半都是不計其數,但是這讓人耳朵都是起繭子的好聽話也要看到底是什么樣的人來說,寧清秋看起來可不是什么會拍馬屁的人,所以她這么說的時候,顯然就是讓人完全的生不出懷疑的心思,所以就算是皇甫烈這個時候都是有點尷尬的,當然內心的喜悅也是無法掩飾。

    作為校長,能夠被學生這樣的信服,那自然是好事兒。

    他清了清嗓子,出現在大家的周圍。

    葉凜卻蹙起眉“魘魔跑了”

    尾音還帶著不可思議,要知道這位可是天榜十大高手之一,還是靈魄境的高手,這樣的神仙人物竟然是兩個低階的魘魔都是抓不住就算是魘魔王在這里都是要望風而逃的啊恐怖存在啊,結果竟然眼睜睜的看著魘魔王不知道多遠的后代子孫就是這么跑掉了這不是一個荒唐而滑稽的笑話么。

    一切都是顯得不可思議。

    葉凜都是不敢相信。

    皇甫烈臉色微微沉下說道“那些該死的邪修,果然是不會消停太久”
牛气冲天官网 pk10走势图判断 酒类加盟赚钱吗 林赚钱app 北单上下单双玩法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加盟价格 高手打麻将必赢技巧 美人捕鱼游戏机价格 黑龙江时时彩 pc蛋蛋预测凤凰8算法 江苏体彩e球彩遗漏数据 浙江体彩20选5预测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 河北11选5 ag视讯和bbin哪个人多 梦幻诛仙高级赚钱方法 河南快三